将聚焦轰动我国的“李宗熙杀人案”:大学学生李宗熙只因为厂长白守川一句话,而将她“蓄谋”杀死。为的就是让李宗熙减刑,李宗熙的大学友人们发起了捐款活动,节目中其大学友人代表也驾临现场

本周六的《东方直播室》节目,将聚焦轰动我国的“李宗熙杀人案”:大学学生李宗熙只因为厂长白守川一句话,而将她“蓄谋”杀死。为的就是让李宗熙减刑,李宗熙的大学友人们发起了捐款活动,节目中其大学友人代表也驾临现场,而李宗熙的娘、舅舅也马上跪在被害者家属对面探寻原谅。对于友人们的拯救、被害者家属的不原谅、李宗熙娘的悲伤,社会学家陆震、法学家陈浩然更加选站在为李宗熙勉力减刑的一边,与果断规定严惩凶犯的“愤怒主播”万峰、教育师于曦针锋相对,各执一词。

该节目把网友的意见也融合到节目中,不过从网友的反应看,太多人把节目直面事主的方式称为“残忍”,同样有网友把《东方直播室》归入了日前沪上荧屏流传的“吵架类”节目中。从民生类节目《老娘舅》到心理访谈类节目《幸福魔方》,从习俗解说类节目《大声说》到事件辩论类节目《东方直播室》,而今的节目是“吵”得越厉害,收视也越多。有网友揶揄说,以沪上荧屏有六个“吵架类”节目计算,每个节目7天放5个“吵架故事”,每个内容里有3个人在斗嘴吵架,那么上海一年上电视台斗嘴吵架的就有7220人,添上另外法制类节目,上海每年至少有一万人走进荧屏去斗嘴吵架。

其的确确实荧屏上斗嘴吵架的不仅是上海人,纵观全国各处的电视荧屏,你会看见电视人越来越热衷于把涉及真人真事的辩论节目“原生态”地显现到电视荧屏上,你会看见编导们会躲在镜头的后面,让事主在镜头前激动地“摆理由”,就如甲会说,“那时说好你要赡养老翁的,目前现在你却不管老翁了。”然后乙会指着甲的鼻子用方言说,“你说话亏心不亏心?老翁所有的家当你都继承了。”这样的节目并不是以新闻的形式显现的,我们姑且称其为“吵架原生态”,或“吵架真人秀”,以前都唱歌、跳舞节目上演真人秀,目前现在轮到了斗嘴吵架。

电视荧屏的“吵架原生态”、 “吵架真人秀”满足了来客的窥视欲,也满足了来客的围观心态,不错的收视率证明了来客中喜欢围观的看客部分。但“吵架真人秀”显现了一如何的大众?大众中不和谐的原因是有,但在电视荧屏中占据时间愈来愈多的“吵架真人秀” ,势必是把大众的“丑陋”放大显现。电视台编导们什么原因不多去留意那些更为和谐的原因呢?与其表现兄弟两为的就是谁赡养老翁在电视荧屏上吵吵嚷嚷,什么原因不去表现一70岁的媳妇伺候90岁的婆婆?

“吵架真人秀”的节目的时候大面积地出目前现在少量的地市级电视台,目前现在有向地点卫视延续的趋势。不去考虑地点卫视的“吵架真人秀” 有多丑,单从地点卫视的高端定位看,这样的节目势必并不是地点卫视主流受众所希望看到的节目,地点卫视是基于自降身价,“吵架真人秀”可以休矣。

标签: 节目 ? 吵架 ? 荧屏 ? 真人 ? 电视

头条文章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???
验证码: